信息相互封閉 懲戒形同虛設
  信用黑名單“中看不中用”
  《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發現,目前各地各行業都興起了黑名單建設熱,黑名單開始成為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基礎數據庫。然而,由於部分黑名單沒有聯網,信息收集往往限定於具體行業內,沒有和其他領域聯動懲戒,導致震懾力大打折扣。
  專家建議,信用體系建設宜把握自上而下、統一規則、全面共享等原則,避免出現“左手進了黑名單,右手繼續賺黑錢”的現象。
  “黑名單”建設掀熱潮
  壓縮失信者生存空間
  逃騙稅者黑名單、食品安全黑名單、電子商務黑名單、農資黑名單……記者查詢發現,為了杜絕造假、偽劣等不誠信行為,各地各行業都在建設黑名單制度。
  例如,在湖南邵陽,勞動監察部門建立維護農民工權益誠信評價制度,對拖欠農民工工資等侵害農民工合法權益的用人單位,降低誠信等級,列入“不誠信單位黑名單”。
  在上海金山,開始推行危險化學品行業企業生產安全黑名單制度,黑名單不僅網上公示,還抄報給政府機構、金融機構和上下游企業,被列入黑名單的企業土地批不到、貸款貸不了,倒逼企業投入資金整改。
  除了在單個行業的信用體系外,一些地方開始探索將“信用評價”引入生活的方方面面,試圖培育“守信激勵”的監管氛圍。
  山東省德州市寧津縣縣委書記鞏洪波介紹,寧津縣從2013年8月開始建設“誠信寧津”,搭建徵信平臺,實現個人和企業信息管理的智能化。對於惡意拖欠銀行貸款甚至闖紅燈等行為都將記入個人誠信檔案,能即時查詢個人、政府部門、企業的誠信情況。
  目前,寧津縣已出台誠信個人評定辦法和關於對誠信個人和誠信企業的獎懲政策,根據得分情況評定誠信星級,從貸款、消費、技能培訓、就醫等多方面對誠信個人和誠信企業給予獎勵。目前已經初步建成了個人和企業(個體戶)的信息庫。截至9月初,59個錄入單位共錄入個人失信信息1200餘條,企業失信信息100多條。“誠信記錄好,可以免費體檢;記錄差,貸款等都要受到影響。” 鞏洪波說。
  專家認為,這種社會共治壓縮了失信者、失信企業的生存空間,成為黑名單制度的主要價值所在。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建立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制度,實行公開曝光;對7.2萬名失信被執行人進行了信用懲戒,約20%的失信被執行人主動履行了義務。由於個人和企業因失信付出的信譽代價、商業代價太過沉重,使得失信行為有所收斂。
  失信懲戒無“法”支撐
  徵信屢陷違法邊緣
  2014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加快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對違背市場競爭原則和侵害消費者權益的企業建立黑名單制度,這也是“黑名單”一詞首次進入報告並被寄予厚望。但是,由於主管部門不明確,路徑不明晰,導致我國黑名單建設主體五花八門,國家層面頂層設計缺失;再加上立法進程緩慢,市場發展和信息徵集有“腿”難行,信用數據難以使用。
  由於缺乏相關法律支撐,一些地方即使出台了操作性非常強的信用管理辦法,也多數難以落實。例如,《江蘇省自然人失信懲戒辦法(試行)》中關於“拖欠公用事業繳費,限制報考公務員”的條款,就陷入了違反《公務員法》的紛爭,被指恣意侵犯和剝奪公民合法權益。
  鞏洪波坦承,這個誠信結果使用起來很難,交警部門規定了闖紅燈要計入失信記錄,那麼銀行是不是可以規定說闖紅燈就限制貸款?這有可能違法,而且現行探索都只能局限於一個行政區域,因此必須有頂層設計,從國家層面立法,比如限制“老賴”高消費等的措施,才能真正發揮誠信平臺引領風氣的導向示範作用。
  多位專家和信用主管部門認為,當前我國信用體系建設社會需求急迫,但立法步伐緩慢。由於缺少法律法規依據和制約,導致一些政府部門的社會信用信息歸集和應用工作常常徘徊在違法邊緣,許多原本有力的失信懲戒手段形同虛設,這是近年來誠信缺失泛濫觸目驚心的重要原因所在。
  上海市信用管理專業委員會主任柳正國認為,主幹法律缺失是我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最大難點。美國關於信用的立法共有17部,生效的16部,其中還不包括在專業法中涉及的;而我國《徵信管理條例》歷經約10年時間,經多次修改最終出台,但其中許多規定仍很粗糙。以美國《信用報告基本法》為例,它明確了什麼內容必須報告,什麼內容不能報告,什麼是必須授權的,什麼人可以買信用報告,什麼人可以加工製作信用報告,並規定了企業間交易必須要有信用評級,為信息交換和共享提供了前提,而我國在此方面基本是空白。
  建設主體五花八門
  只顧“爭權”互不配合
  由於黑名單建設主體五花八門,各地的主導部門也不一致,導致部門間相互推諉時有發生,效率低下。例如上海、江蘇歸口經信委,山東歸口文明辦,遼寧主管是發改委,還有一些地區由人民銀行“抓總”。
  記者發現,僅僅在部委層面,有環保部門的環評黑名單、安監部門針對重特大事故的企業黑名單、商務部門針對侵犯知識產權的企業黑名單、食品藥品監督部門針對食品藥品安全的黑名單、住建部等十部委針對房企囤地違規信貸違規銷售等行為的黑名單(房地產開發企業誠信信息共享系統)、最高人民檢察院針對行賄犯罪的黑名單(行賄犯罪檔案庫)、證監會針對證券業內違法違規案件的黑名單(中國證監會誠信檔案數據庫)、教育部門針對招生和辦學秩序有不良記錄的學校黑名單,以及工信部意在整治泄露個人隱私、垃圾廣告等安全隱患擬推的《移動互聯網黑白名單規範》等一系列黑名單管理制度。
  上海立信會計學院金融學院信用管理專業教授洪玫直言,社會信用管理部門“亂”字當頭。“解讀社會信用有三個關鍵詞:誠信是意識形態,在黨委口;徵信更多用在金融領域,放在銀行口;而信用則是社會管理,又歸在政府口,所以各地情況不一,放在哪裡管的都有。”
  江蘇省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程友華說,有時出台一項規定,十幾個單位會簽下來,往往要1年多時間,工作推進效率可想而知,難以形成合力。
  正是由於建設主體不一致,數據尚未完全共享,導致失信懲戒威懾力大幅下降。《經濟參考報》記者在採訪中發現,信息封閉導致數據庫的使用很難有震懾力:一些市縣徵信辦抱怨公安等政法部門拒絕提供公民違法記錄,人社、民政等公共管理部門認為銀行等金融機構在提供經濟類信用信息上“存在保留”,而人民銀行等機構也“大倒苦水”,迫切需要獲得政府及公共管理類信用信息,卻得不到有關部門的響應……
  “信息彙集是一種權力,各部門抓的都是這個權力,而不是做好自己這一塊的信息記錄。”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教授吳晶妹認為,部門絞盡腦汁爭奪信息“主權”,導致一些地區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陷入部門間互不配合的尷尬境地,全國信用體系建設進程被大大推遲。
  記者發現,行政管理的條塊分割帶來信用體系建設的條塊分割,突出表現是部門建部門的,地方建地方的,部門和地方都按照自己的理解建設信用體系。“信用信息多掌握在各部門,相互封閉;地方則立足於本地信用數據進行系統建設,容易形成信用市場壁壘,同時還會造成多重技術標準,不利於信息共享,造成資源浪費。”柳正國說。
  (本版稿件除署名文章外,均由記者周琳、劉巍巍、吳書光、方列、南婷、楊一苗採寫)
  加強頂層設計 推動信用監管常態化
  目前,黑名單在市場化和社會化懲戒方面均未實現大規模使用。專家認為,黑名單不應停留在“紙面”,需要從頂層統一信用數據收集的主體、規則,加快立法為黑名單使用清障。
  同時,鑒於信用體系建設量大面廣,實難一蹴而就。而在商務流通領域、公務員錄取兩方面,信用監管已具備優先使用的基本條件,可利用二維碼、APP等新媒體手段先行突破,創造失信懲戒的社會氛圍,推進信用監管的常態化。
  明確法律 統一規則 數據共享
  上海立信會計學院金融學院信用管理專業教授洪玫認為,黑名單的順暢使用,其基礎是社會主體信用交易行為的全面徵信和個人、企業信用檔案記錄的普遍建立,並通過第三方信用服務機構提供的信用報告等服務擴大徵信信息的應用與傳播,潛移默化地影響市場主體的行為。同時,市場主體行為的改變也會使信用信息的提供方、使用方明顯看到徵信活動給他們帶來的實際益處,從而激勵企業等市場主體及時上報徵信數據、開展信用管理的積極性。但目前來看,信用懲戒機制建設距離這個目標還存在不小差距。
  專家認為,我國應提出國家信用戰略,統一主管部門、統一立法規則、統一徵集標準,打造“國家樣板”,從上至下加快推進信用體系建設,避免各地重覆建設。黑名單制度同樣需要明確政府權力邊界,誰有權擬定黑名單,擬定黑名單的程序如何,執行過程和結果的透明公開等,都需要規範。
  其一,明確法律,確定黑名單數據搜集的範圍。洪玫認為,要把建立和完善信用體系立法當作一項系統工程。在宏觀性立法層面,可出台《信用管理條例》,為信用管理建章立制,明確組織機構怎樣設置、信用信息數據庫怎樣運作等。在中觀層面,針對信用信息管理,可儘快出台《信息公開法》或《信用信息保護法》,對信用信息的公開和保護進行規定;針對商業秘密和隱私權保護,可出台《企業商業秘密保護法》、《個人隱私權保護法》等。在微觀層面,可圍繞一些專業性法律開展工作,比如出台關於信用評級和商賬追收的規定。
  其二,統一規則,明晰數據收集主體和標準。山東省寧津縣縣委常委、縣委辦公室主任武永生建議,儘快制定全國統一的信用標準,包括數據採集標準、技術接口、評價標準和操作規程等,避免重覆建設和資源浪費。上海市信用管理專業委員會主任柳正國說,考慮部門協調的實際,最好成立一個比發改委還要高半級的信用管理部門,或由副總理甚至更高級別領導兼任該部門負責人。
  其三,數據共享,確保收集後的數據告別碎片化。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認為,當前我國企業信用信息體系建設存在分散化現象。既有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的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也有中國人民銀行徵信中心的基礎信用數據庫,還有民間徵信機構的徵信信息系統。建議把產品質量、食品安全、工商登記、稅收繳納、工資支付、社保繳費等信息納入誠信體系建設,實現誠信體系完整統一。
  劉俊海建議,以工商部門的經濟戶籍庫為基礎,全面深度整合工商部門、央行、稅務、公安、海關、法院等國家機關的各類誠信數據庫,早日實現各類誠信建設數據庫之間的互聯互通與無縫對接,最終建成全國統一的跨地域、跨部門、跨產業、信息共享、快捷高效、24小時全天候、360度全方位的用戶友好型的公司信用信息數據庫。
  推動商務領域優先突破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在部分商務流通領域,信用評價已開始呈現“失信懲戒”的趨勢。例如廣東推進納稅信用等級電子證書,採用電子印章、二維碼等技術,公開納稅信用等級信息、實現信息共享和信用狀況透明、可查。
  上海市食藥監局就對食品生產和餐飲等企業建立了信用評價體系,以哭臉、平臉、笑臉等對企業進行分級,並將開發手機APP,消費者外出就餐時,只需打開APP就能查詢到政府對這一餐飲企業的檢查結果、處罰信息等內容。
  專家認為,商務流通領域已經初步具備進行信用評價的基本條件:一是追溯系統比較完善。例如基於“全國誠信數據庫”的應用系統“全國商品可追溯信息管理系統”近期已上線,其利用二維碼等多種手段,對單個產品賦予唯一身份證,對產品詳細信息及消費等環節進行數據採集跟蹤。
  二是基礎數據庫有建設的條件。從今年開始,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開始實施,企業將每年對註冊、財務等基本信息進行年報公示,工商部門即時上傳針對企業的行政處罰信息,企業還需即時上傳其他部門對其的行政處罰記錄。
  專家建議,這一年報公示系統可以成為企業信用記錄的基礎數據庫,食藥監和商務部門可建立聯動機制,建設類似企業信用的“大眾點評”,要求已建設追溯系統的企業,在二維碼中鏈接企業年報中的信用信息;鼓勵尚未建設追溯系統的企業,儘快建立包含信用信息的追溯系統,方便消費者用腳投票,實現在超市等終端市場,“一碼”查詢所有信息。
  建立公職機關誠信檔案
  專家認為,應在幹部提拔、公務員錄取等多個環節率先使用公務員的徵信報告,根據其信用等級進行評判,嚴重失信不得參加公務員考試,在公務員領域形成愛惜信用、維護信用良好記錄的習慣,逐步建立起國家級的公務員信用檔案,以形成信用報告使用和監管常態化的氛圍。
  其一,加強監察制度建設,建立公職機關誠信檔案。例如在一些地方,監察部門將對每個公職部門的審計結果記錄在案,未來可擴大記錄範圍,將公職機關行政覆議的結案率、投訴率等都擴大在內,形成公職機關的信用檔案,並將這種信用評級作為機關一把手的考核指標。
  專家建議,建立有效機制,對每個公務員在行使政府職權的過程中是否恪守誠信做出評議,並建立國家公務員信用檔案,讓誠信成為公務員升降、進出的依據。
  其二,在公務員錄取領域優先使用“信用評價”。一些地方已經開始先行先試。例如在江蘇省睢寧縣,在公務人員管理、後備幹部提拔考察、事業人員招聘、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資格審核等環節,已經率先執行查詢個人信用記錄製度。信用報告不達標,將無法進行提拔。
  江蘇省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程友華建議,對個人資信情況也要開展評估,由於牽涉面廣,可以先從三類人做起:一是民營企業家,二是社會賢達名流,三是經常發生信貸關係的人。在信用評估的基礎上建立全國企業、個人、金融機構信用庫,銀行和企業通過付費的方法可以便捷查到有關客戶的信用狀況。
 
編輯:SN064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ga20gassv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